将军好凶猛

第一百零四章 定策夺军(2/2)

胜德门遇袭,天雄军被困大同城内,就已经晚了一天,催促郭仲熊在岚州集结厢军,补充宁武等地的防备又耽搁了一天,然后三天前在宁武得知天雄军全师覆灭,便惶然赶来朔州了,”王禀激动的说道,“我也就趁葛怀聪不备,砸了他一拐杖,之后再未有机会得手!”

    “岳海楼回到朔州待了一天就离开了!”郭君判说道。

    听得岳海楼不在朔州,徐怀却是放心不少,跟王禀、王番说道:

    “我与朱沆郎君率一万兵马突围,王番郎君乍听犹觉得不可思议,葛伯奕、葛怀聪只怕会更惊诧万分。他都不容我身后二百骑轻易进城,更不可能容一万兵马进城。而以王禀相公的刚烈性情,必然不会再容葛家父子祸害河东,葛家父子之前不会在意,是因为他们知道王禀相公、王番郎君除了参奏,并无实际钳制他、或追问其罪责的手段。而说到参奏,也必然不缺王禀相公、王番郎君二人,刘世中、蔡元攸等人则也必然会千方百计将兵败之责往他们头上推。他们真正畏惧的是怕王禀相公、王番郎君你们此时就有直接缚其问罪的能力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万兵马是整编而归,皆听你们号令?”王番惊问道。

    “从大同城突围出来,仅有监军使院卒以及解忠、朱润、雷腾三营兵马没有被打散,其他都是溃散兵卒,”徐怀

    说道,“我们在武周山里停留了两天进行整编,但大半人马突围时,兵甲都丢弃掉,最终整编出解忠、朱润、雷腾三厢各一千兵卒以及监军使院卒八百兵马,其余六千人都散乱编队。不过,不管怎么说,还算整饬,要不然也无法威慑怀仁、金城两地守军不敢出城拦截。葛怀聪等将弃军而逃,解忠、朱润、雷腾等人对他们自然是失望透顶,甚至还畏有功非但不能得赏、反遭其害,他们也不敢猝然返回朔州,重回葛伯奕、葛怀聪麾下……”

    徐怀说到这一步,内圈众人当然能明白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既然王禀在这里,众人也都一起朝王禀看去。

    王禀闭目仰天想了好久,才睁开两眼,长叹一口气,说道:

    “再纵容葛家父子把持河东军政,河东日后不要说抵御赤扈铁骑入侵了,都有可能会为衰败不堪的契丹侵凌。而葛怀聪诸将,确有逃军之大罪,葛伯奕除有包庇之嫌疑外,纵容军卒乱纪,杀戮蕃民,也是致败之因,也无能再统领天雄军及诸州厢军——番儿身为监军使,当暂摄军政,以待朝廷新旨!此乃责无旁贷之事!”

    “父亲所言甚是,王番当勉力而行!”王番说道。

    卢雄、郑寿、郭君判这一刻都很振奋。

    郭君判搓着手催促徐怀道:“你们长程跋涉而归,途中一定都权衡清楚了,接下来该怎么做,你直接说出来,不要跟我们卖关子了!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有一点不确定,曹师雄、曹师利对葛家父子的感观如何?”徐怀问道。

    曹师雄、曹师利他们不需要为战败承担多大的责任,而作为举城新附之将,他们嫡系兵马损伤又极大,朝廷对他们只会多加赏赐,以笼络其心,不可能加以惩处。

    徐怀在途中就想到曹师雄、曹师利兄弟二人对夺军之事,应该会保持中立,但在朔州城中行事,朔州又是曹氏兄弟的大本营,徐怀还是要先确定一下他们的态度才放心。

    “曹师雄、曹师利想着葛家在河东根深蒂固,投附朝廷之后还多有仰仗葛家的地方,所以即便这次损失极其惨重,对葛伯奕、葛怀聪父子并没有假以颜色,但冷淡是必然的——清顺军将卒也是怨气颇深,甚至都有人对曹师雄、曹师利投降之事公然表示不满,为曹家兄弟强行按压下去。”卢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事情便笃定了,”徐怀说道,“卢爷你此时回城里禀报葛伯奕,就是除我们两百骑兵外,还有千余散溃兵马在解忠、葛从密、葛介等将率领下逃回,此时距离朔州仅十数里,王禀相公、王番郎君先去迎散溃兵马,等会儿就这一千二百兵马先进……”

    葛家在河东数代为将,天雄军之中除了葛怀聪、葛槐、葛钰等人外,还有一批像葛从密、葛介等中层武将来自葛氏一族。

    为进一步懈怠葛伯奕、葛怀聪的戒心,徐怀特意叫卢雄此时赶回城中报信时提及两名葛氏武将率部逃归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