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军好凶猛

第七十九章 信函(1/2)

起点笔趣小说 www.jianlegou.cn,最快更新最新章节!

    杨景臣遣使含糊其辞,误导他们低估了楚山突骑的恐怖突击实力,萧干已经是十分咬牙切齿,恨不得将汴梁信使揪过来挫骨扬灰放泄心里的愤恨,但这时听来人自承乃是岳海楼所遣信使,他额头青筋更是“噗噗”颤跳起来,握住刀柄的手更是青筋暴露。

    楚山精锐可是从岳海楼负责守御的颍水防线漏进来的,汴梁被袭一事,要追究罪责,第一便是岳海楼!

    萧干将佩刀递给身边之人,真怕自己控制不住拔刀将岳海楼派来的信使捅死,盯住朱文通阴恻恻的问道:

    “岳海楼着你来是为何事?”

    朱文通心惊肉跳的瞥了萧干身后那具无首尸体一眼,叫萧干充满戾恨的眼神盯住,心里直发毛。

    一具具尸体散落荒草之间,到处都是马蹄践踏的痕迹。

    萧干身边的侍卫刚才过来检查他身份时,也小声将古渡一战的始末小声相告,朱文通完全能想象萧干此时的内心深处是何等的暴虐。

    驰来中牟残城之前,朱文通满心想着要如何才能干脆利落说服萧干派兵前往宛丘,为歼灭徐怀之战立下首功,但此时却满心忧惧哪句话说错,会诱发萧干滔天怒火将他烧一个挫骨扬灰。

    “萧帅节哀——我家枢帅书函在此,还请萧帅一阅。”朱文通心惊肉跳,不敢再多废话,直接将岳海楼的亲笔信函呈上。

    岳海楼在信里却没有掩饰什么,坦承他六月初就为楚山在滍水的动作吸引住注意力,不仅暗中抽调精锐兵马,集结到宛丘、商水以西,还将有限的斥候刺探力量,都部署于滍水-汝水上游,盯住舞阳、召陵等地,以致叫大批楚山精锐分散潜入鄢陵、尉氏等地而毫无察觉。

    岳海楼并无推卸责任之意,也在信里详细说了徐怀纠集河淮诸州县抵抗势力突袭汴梁之后,楚山诸部兵马最新的动向;对徐怀善用诡谋以及楚山步卒骑兵作战诸多特点也有涉及,提醒萧干倘若从郑州出兵直接增援汴梁,一定要百倍警惕,莫为徐怀所趁。

    岳海楼在信里还提到,萧干倘若还有不清楚的地方,皆可找朱文通询问详细。

    赤扈南下,萧干不仅以西京兵马都统率领两万多兵马归附,还助镇南宗王府将刘世中、蔡元攸统领的北征军主力(宣武军、骁胜军)诱到西京大同城南进入伏击,之后又统领云州兵马,追随镇南宗王府南征北战,立下赫赫功勋,其资历、地位只比岳海楼高,不比岳海楼低。

    更何况中计将楚山精锐漏过去,陈州要承担很大的责任。

    因此,岳海楼哪怕再想萧干能率部前往宛丘一带与他会合布防,信里遣词用语也是十分客气,提醒萧干注意徐怀本人有着举世罕见的绝强武勇,习惯亲率尖兵精锐冲锋陷阵、摧锋以正锐。

    这些从徐怀崛起于桐柏山,历经云朔、巩泌以及千里奔袭太原等诸多战事,都是有迹可循的。

    从汴梁驰往宛丘报信的信使,虽然在岳海楼面前也含糊其辞,但岳海楼推测杨从宗、拔格极可能是没有提防徐怀亲率精锐的凿穿作战能力,又

    忽略龙津桥的地形限制,才被斩杀龙津桥前。

    他在信里也提醒萧干统兵增援汴梁,当千方百计疲之弱之,切忌仓促接战。

    “岳公此函能早两个时辰到我手里,何来此祸!”萧干悲痛大叫。

    萧干附降赤扈,最初还是受岳海楼游说,甚至在刘世中率北征军主力第二次北征云朔之前,岳海楼相当长的时间都秘密藏在萧干府邸里。

    萧干内心深处对岳海楼的话还颇为信服,此时一把抓住岳海楼的亲笔书函,只恨慢了一步看到。

    这时候几名侍卫将杨景臣所遣信使揪了过来,萧干更是恶从胆边生,怒气冲冲一脚踹过去,怒斥道:“龙津桥一战,杨从宗、拔格到底因何战死?你倘若还敢有半点虚言,休怪我刀下无情!”

    信使之前与萧干同在南岸,目睹楚山突骑从古渡以万夫莫挡之势突击到草坡斩杀萧恒的一幕,他其实也是第一时间猜到楚山突骑乃徐怀亲领,但当时他再想提醒萧干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叫萧干一脚狠踹腹心,痛如肝裂,也不敢再假以言辞,跪在地上吱吱唔唔将龙津桥一战的真实情形复述出来,说道:

    “……拔格将军率两百骑以护盾短兵列阵龙津桥前,而徐怀率百余精骑则多铁甲长兵,阵列坚密,突杀之势凌厉不可挡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狗东西,害我儿性命!”萧干忍住没有将信使一槊刺死,却也是忍不住内心的悲愤,一脚朝他面门再次狠踹过去,将其踹掉半条命去。

    左右怕萧干遏不住内心的愤怒,连忙将杨景臣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